二楞少年毛小影

沉迷老潘 沉迷老张 坐等各位大佬更文

云玩家表示很想知道在康纳免费以后,小马哥在与他对话后选择一枪崩了他,然后。。我想知道后面康纳酱会怎么样ʕ•̫͡ʕ•̫͡ʕ•̫͡ʕ•̫͡•ʔ•̫͡•ʔ•̫͡•ʔ

我有一个棒槌哥哥(原剧片段伪剧本版)

在茫茫大雪中

关宏宇“哎,哥 这天马上就要黑了,你要不去周边找点树杈回来,咱俩今天晚上只能在这将就一宿了,昂~”

关宏峰一脸懵逼的点了点头没动

宏宇低头铲了两下雪突然想起来他哥的武力值,然后扭头从工具箱里拿出了一个手工锯递给他哥“把这锯带上,要是碰上狼,千万别慌昂,盯着他眼神别躲,也千万别转身就跑”

宏峰继续一脸懵逼心想这小破锯子能杀狼?接过弟弟递过来的小锯子内心茫然的转身。。。然后又转回来问“这个东西。。他能。。”

宏宇听到一脸嫌弃的转回身说那是让你锯树杈的,打狼不好使。

然后宏宇心疼哥哥又继续安慰道  放心吧,没那么邪乎,这狼要碰着咱们啊,他也得想,咱们属于那种庞然大物的不速之客知道吗  啊  谁怕谁不一定呢啊,赶紧去吧

宏峰皱皱眉吧唧吧唧嘴,心想woc你哥我的武力值你还不知道啊,一企鹅都能把我撂倒,到时候看你怎么办,然后扭头去找树杈,刚扭过身又转回来说 哎对了,那我要走了,就剩你一个人,这万一要碰上狼怎么办啊

宏宇心想哥啊我又不像你,哥们这一磅子肉可不是白搭的昂,于是一脸吊炸天的说,那不就等于咱哥俩今天晚上有肉吃了吗

宏峰内心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,点了点头走开去找树杈

当九州天空城多了个财迷番外小段子(小包子出没)

夜夜流光相皎洁:

     


     当九州天空城多了个财迷番外小段子(小包子出没)


 


番外 论叔侄的相似度


上朝时间已过去近两个时辰,站在下面的臣子有的已经开始心思浮动,在肚子里打算着下朝后去哪乐一乐,听说最近新开了家酒楼,请的是人族那边的厨子,菜色颇为新颖……


“放肆!”一声咆哮将正欢快地放飞思想的人吓得一个踉跄,差点以为被羽皇发现自己上班时间在摸鱼。


站在殿上的臣子们都默默地拢起袖子,不着痕迹地把身子往后倾斜了些,默默地看着跪在地上,哦不,已经抖得快趴在地上的那个倒霉蛋。


羽皇的眉毛竖得都快挑进了鬓角,脸黑得能滴下水来了。


“本皇是否纳妃,轮得到你来指手划脚!”


所有人都眼观口,口观鼻,鼻观心,总之竭尽全力要保持严肃认真的状态,绝不能在这种时候让羽皇和摄政王认为自己对此不以为然!


虽然花神托梦,天降神迹,羽皇和摄政王共同孕育了皇族子嗣,然而总有些缺乏智商的傻逼自以为聪明,想着摄政王毕竟也近四十了,羽皇却还年轻俊美,男人总是好色的,如何会不喜欢更年轻美貌的?


于是隔三岔五的就有人进言羽皇就算不立后,也该纳妃,没有偌大个后宫空无一人这种事。


说得冠冕堂皇,其实谁不知道这是想往羽皇后宫里塞人呢?


羽皇先是置之不理,但想想这位陛下那一言不合就暴起伤人的风格,谁都知道他这是在憋着放大招呢!


如今大招果然来了吧!


羽皇这一顿臭骂,趴在地上瑟瑟发抖的那倒霉蛋倒也罢了,站在最前排的大臣在心里暗呼倒霉,陛下的咆哮功夫更进一步,耳朵都被震得嗡嗡响了!


最前面的人觉得今天回家搞不好会耳鸣的时候,坐在羽皇右侧的摄政王出声了。


“罢了!”


大家可不会觉得摄政王这是在息事宁人了,讲笑话呢,这位王爷几时是好拿捏的泥人儿性子?


果然,摄政王拂了拂衣袖,云淡风轻道:“和这种蠢货有什么好多说的!”


“皇叔说的极是。”羽皇听了这话,倒真停了下来,露出个似笑非笑的表情来。


简直和摄政王脸上那似笑非笑的神色如出一辙。


看到这笑容,所有人心里一激灵……


“拖出去斩了!”叔侄两个异口同声。


果然如此。


若只为了纳妃之事,应当罪不致死。


可谁不知道这人这段时间到处钻营拉拢人,还想煽动羽族的八大贵族联合上奏请羽皇立后纳妃,好在八大贵族的族长都油滑得很,不仅自己滑不溜丢打着哈哈给敷衍过去了,还勒令家中的子弟不许掺和这事。


现在看来这实在是明智之举。


羽皇如今就是在杀鸡儆猴,让羽族的文武众臣都知道,敢对羽皇后宫之事指手划脚的下场是怎样的!


所有人都屏息静气,听着这个蠢货的惨叫求饶声随着被拖出去越来越远,最后归于平静。


接下来这段时间,应该不会有人再提起这事了吧!


还有,羽皇和摄政王真是越来越像了。


其实不仅裴钰,所有人心里都是这样想的。


只是裴侍卫想的还多了些。


侄儿肖叔,在风家似乎很常见,例如羽皇和摄政王,再例如鸾王和太子……


裴钰被自己的想法惊到了。


太子才两岁多,怎么可能像鸾王那种死要钱财迷的性子呢?


一定是我想太多了!


被羽皇嫌弃地从宣勤殿赶出来后,对此习以为常的裴侍卫信步闲庭,走到了御花园。


自从摄政王和羽皇在一起甜甜蜜蜜后,他不仅要被这一对的花样秀恩爱日常虐狗,还总被羽皇各种嫌弃,无非是嫌他总在王爷跟前碍手碍脚。


裴钰觉得,还好自己已经和雪凛成了亲,否则不一定哪天就被羽皇当成情敌拖去喂了狗。


说起雪凛,他已经去北羽巡边快半个月了,也没个信传回来,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。


裴侍卫不由得看着面前盛开的花朵叹了口气。


“裴叔叔!”奶声奶气的声音从背后传来。


一回头,果然看见鸾王牵着羽族的小太子风锦轩。


还有半年就是鸾王的婚期,羽皇以婚期临近要注意名声为由,把弟弟圈在南羽都不让他往外跑,至少白天不能往外跑,至于晚上,反正月黑风高杀人夜,就睁一眼闭一眼了。


闲着没事的风天澜就经常带着快满三岁的侄子在羽宫里到处溜达。


不过鸾王和羽皇毕竟是双生兄弟,而小太子又长得像羽皇,这小叔侄两个站在一起,看上去还真挺像的,嗯,至少外表上很像。


“臣参见太子殿下,参见鸾王殿下。”裴钰恭敬地行礼。


风天澜幽深的蓝眸盯了他一会儿,饶是已经习惯了,裴侍卫还是觉得有点发毛。


“鸾王殿下是有什么事吗?”按经验来说,这个表情是有话想说吧?


“你想知道雪凛什么时候回来吗?”风天澜觉得,都这么熟了,就别铺垫什么场面话了,虽然他也根本不会说场面话……


“嗯?”没想到鸾王居然会说起这个话题,裴钰诧异了。


不过熟知风家叔侄三个性子的裴侍卫还是爽快地承认了,“想。”


不同于摄政王的心思深沉和羽皇的霸道凶残,鸾王的性子其实是直来直往的,只是有时候太直接了,显得比较奇葩,按经验来说,和他说话最好别绕圈子,否则最后话题很可能会向奇怪的方向飞奔而去了。


“七百两信息费,我告诉你雪凛什么时候回来。”


裴钰犹豫了片刻,还是想念那人的感情占了上风,“好,我一会儿就回去取钱。”


风天澜很满意,搜集情报还是很有必要的,白天不能出去做杀手生意,也可以有钱进帐。


小包子没说话,只是歪着脑袋看着他们两个。


“太子殿下!”


“太子殿下!”


五六个四五岁的孩子叽叽喳喳地跑了过来。


裴钰想起来,今天摄政王宣了几家羽族贵族的孩子进宫,主要是担心太子太孤单了,找几个孩子陪他玩。


说不定这其中会有太子以后的伴读和未来的皇后呢。


给鸾王行过礼后,孩子们就玩什么开始了争执。


“玩过家家!我来做太子殿下的新娘子!”


“那有什么好玩的?玩捉迷藏!”


“过家家!”


“捉迷藏!”


裴钰一头黑线,现在的孩子真早熟,四岁大的小豆丁就知道新娘子了……


“别吵啦,别吵啦!”风锦轩挥挥手,小脸蛋上一派傲气和矜贵,像极了羽皇陛下。


裴侍卫满心欣慰,羽皇真是后继有人。


“再吵就罚五十两银子!”


发生了什么事?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来了?


“你要玩过家家,付多少报酬给我?”羽族太子看看一脸呆滞的小姑娘,“没钱拿你身上的首饰抵也行。”


他又看看另一边的小男孩,“玩捉迷藏你付多少报酬?”


啧,全都一脸呆样,要不是看在钱的份上,他才不乐意陪他们玩!


裴侍卫以手掩面,简直不敢去看这些孩子的表情。


他觉得自己要收回前言,在风家,确实是侄儿肖叔,特别是鸾王和太子。


如果说摄政王和羽皇是如出一辙的傲娇,那么鸾王和太子简直是如出一辙的――死要钱!


裴钰简直是欲哭无泪,森森感觉到羽族怕是前途无亮,吃枣药丸了……



于是大大们都在考试么,都不更文了,一天刷六遍的我啥也刷不出来